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

循證專家趙一鳴、彭曉霞做客國際抗疫大講堂

作者:世界針聯 來源:世界針聯 點擊:815次 更新:2020-06-02
  

  5月30日,由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、中華中醫藥學會和中國針灸學會共同主辦的“國際抗疫大講堂”,迎來了第二十四講。本場講座由世界針聯主席劉保延主持,提供中英雙語觀看通道。

  本次講座邀請到了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博士研究生導師、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臨床流行病學和循證醫學中心主任趙一鳴,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兒童醫院臨床流行病與循證醫學中心主任彭曉霞。

圖片 1.png

  趙一鳴教授為我們帶來了題為《新冠肺炎臨床研究的方法學思考》的講座。他說,臨床研究在應對疫情中扮演著重要角色,研究策略和技術路線既要符合科研規律,又要滿足抗疫要求,因而矛盾沖突凸顯,所以趙教授提出要按需求,按規律辦事。首先要找到臨床工作與臨床研究共同的問題和需求,形成合力,互相促進,用利益和機制破解難題。其次,在認識新冠肺炎的過程中,按臨床研究的階段進行,循序漸進組織實施。還有,臨床研究是在復雜的環境中開展簡單的研究,需要多學科人員共同參與組織實施。最后,趙教授強調了臨床科研一體化的實施思路,把臨床記錄病歷資料的工作轉變為同時收集臨床研究資料,把臨床工作中總結經驗轉變為臨床研究源頭創新的資源。

圖片 2.png

  彭曉霞教授為我們帶來的是《對循證醫學“證據“的重新思考》。她說,中醫的“證”內涵豐富,它不僅包括了研究證據,還要在診治過程中考慮病機,結合研究證據循證施治。但內涵越豐富的事物,容易形成一種“可意會,不可言傳”的結論,不利于公眾接受,所以研究方法至關重要。一個人研究的方法往往決定、甚至限制了他的答案。循證醫學的“證據”需要重新定義,原因在于公眾無法了解期刊論文背后的大量信息、選擇信息或數據的標準等。并且“證據”從來不僅僅是證據,因為證據的采用和解讀都取決于人,在醫療決策的過程中,證據的解讀還和直覺有關,醫生的直覺與臨床經驗有助于提出好的研究問題,開展高質量的臨床研究。彭教授還根據中醫的特點提出,中醫在循證醫學中存在的挑戰在于重新構建“循證施治”的“證”;構建“證”的方法學基礎;構建中醫研究的“表達”。

3.png

排列5技巧绝密